007 VS Lo6

連著三天看完了已出版的四維羅家系列,算是溫故才能知新,為自己的小卡稿找了個藉口來複習一下人物與相關事件。

《蜚短情長》的時候超想寫個勘誤表啊。
第9頁倒數第二句,管觀對楊芊汝說:「我可以幫妳忙了。」
我重看時愣了一下,之前重翻應該也是這種反應啦。因為與對話邏輯不符啊。
剛剛查了投稿時的原稿,原本是這樣的:
「唔。楊芊汝小姐,我幫妳忙了。」管觀好笑說著。

所以為何會被改加「可以」兩字呢^^" 有點不明白。

《蜚短情長》是屬於歡樂的文風,惡搞點是當初超想寫倒追青年才俊偽總裁的大膽秘書,但寫著寫著,管觀沒那麼大膽,也就沒辦法真的那麼惡搞了。
但羅二羅善淵這種人,一直是我職場中渴望遇見的導師雛型,但人設有點理想化;再來是,重溫這本書,我對自己把管觀添了些狡黠,閱讀著的時候,想著,或許減低了她的討喜成分,但她是公關出身,這是滿必要的特質;而面對羅二這種精明性格,女主角是溫善小白兔的話,我自己是不太買帳啦。
《信儀之家》一樣惡搞成分很大。全然男弱女弱。甚至用女配角的嘴巴說羅四羅善信是個媽寶。女主角珈儀仔細看,就是個米蟲,是吧?但兩個很弱的人也能得到幸福,也能在努力保護自己幸福的過程中成長。
裡面的政治,我好像沒有寫得太超過,其實在台灣的所有人都知道,政治口水戰可以更糟糕,但潑出太髒的水,故事的調性就不溫柔了。

《綺能如此》是我自己重看次數最少的一本,因為這本惡搞成分更濃,如果頻率不對,男女主角會極度不討喜。007和Lo6應該是目前我筆下最不討喜的主角吧。(笑)
但,我這次看最認真的就是這本。

而所謂的惡搞是,我非常想要全篇都讓羅六羅善能看起來無所事事。
愛情應該是很純粹的,為何男主角一定要被設定有成功事業、上進、武力值高強、能夠保護女主角,或是極有影響力呢?李安失業的六年靠老婆養,如果沒有後來的成就,社會對他的定義會是什麼呢?
女主角林苓綺,就是女版的羅二,甚至性格基調的設定都滿像,我還寫明她性格中的機車點。我這次重看,覺得自己只把她不討喜的部分攤開,的確很考驗共鳴度。
但我很喜歡林苓綺,也很喜歡羅六羅善能,自己生出來的角色嘛,而且還很故意的放大他們的缺點,惡搞成分即在於,他們不討喜、不主流,但他們之間很相知,而我自己重看,我也覺得自己有寫出他們的相惜,甚至他們彼此間的相處與火花,我自己看來,反而是三本中最濃烈的。(主觀認定XD)

前面提及,羅二是我心目中的職場導師雛形,自然,林苓綺是我想當的女強人範本,那絕對不是輕鬆的路,但我十分欽佩這樣無畏而強悍的女人。
當然,好作者可以把極度不討喜的角色寫得讓人喜歡又有共鳴,這點我還難以望其項背,在筆力有限的情況下還這麼大膽的惡搞,自己也該檢討……

末了,必須坦白說,其實四維羅家的故事,我自己的想法是,如果哪一天還真的都完成八本,那集合起來,就是羅治賢的愛情故事啦。不過……(清嗓) 想望與實踐有所差距,寫不寫得出來、寫不寫得完、寫出來又是否真是那麼一回事,那就如人生一樣,總是讓人難以預料的吧。

**PS, 寫007的時候,我是用某個超模的臉當範本喔。仔細觀察的話,也可以發現不少超模都是古典圓臉。:)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