午夜電話

「……喂?」

羅一羅善地聽見清嗓聲,於是小聲問:「善治?睡了?」

「也不算……怎樣?」

「欸,媽的!」羅善地嘆了口氣,順便低咒一聲,他極度想發洩,想找人問問,關於他有生以來遇到的最大難關。

但回應他的是,一片寂靜。

奇怪?莫非不小心誤按掛斷?

他將手機挪開耳朵,瞪著螢幕,明明通話持續讀秒。「善治?你還在嗎?」

「……嗯。」

「那怎麼不回應?」

「髒話需要回應?」

羅善地暗嗤了一聲。「欸,我要問你一件事。」

「哦。」

「那個……」他做了個深呼吸。「我面臨有史以來最大的性挫折……」

好不容易說出口,比他想像中的容易嘛,原來把它當醫學名詞或是心理名詞容易多了……

但,羅善地再次將手機移至眼前,通話仍在進行中。「善治?」

「……你剛說性挫折?」

「欸。你理解這名詞、這狀態嗎?」

「為什麼要問我?」

「這……」他就知道羅五最難搞。「你是……咱們中從沒有對象的……」

再度一片沈寂,羅善地乾脆按下擴音,怒瞪螢幕,看著未被掛斷的電話持續沉默無聲。「善治!」

「哦。」

「哦什麼?」

「你知道嗎?通常電源插座是給一般家電用的。」

「廢話!誰不知道!」

「所以一般壁插都是幾十塊錢的東西。」

「這種東西安全就好,不要容易引起火災,在符合法規的原則下,成本越低越好……」羅善地不耐煩的嚷著,這種財務面的成本概念,他不能怪羅五學法律的,一點概念都沒有。

「但是幾十塊錢的東西很容易氧化。」

「嗯?」

「然後音樂聽起來就窄窄的,一點都不純淨。」

「你為什麼要跟我講壁插?!」羅善地突然糊塗了起來。

「因為你認為我對性挫折很有經驗。」

「……」羅善地眼睛凸出,開始想像這個討厭的弟弟慢條斯理的撫順衣領、調整鈕扣­——對,他想像善治正在整理睡衣——的那龜毛模樣。「好吧!你沒有性挫折,算我錯了好嗎?」

「嗯。」

「講!」他從來就不覺得這個弟弟會放棄炫耀知識的機會。

「哦,我覺得你應該培養興趣。」

「最好是!你又覺得我沒有興趣了?!」

「熱衷性行為不算什麼興趣。」

「……那是你還不知道……」羅善地小聲咕噥著。

「在你桌上的機械日曆還沒歸零前,我建議你培養可以被公開稱讚的興趣。」

媽的!羅善地又想飆髒話了。都怪羅六做的那個機械日曆,讓楷英給他的挑戰變成兄弟皆知。

都已經廿一世紀了,有哪個成熟的男人禁慾一年的!

然後……可以公開稱讚的興趣?只有羅五這愛裝模作樣的傢伙喜歡用被動式。

「比方說?」他咬牙問著。

「烹飪?」

羅善地翻白眼,瞪著手機,憤憤地掛斷電話。


###這只是突然想到的一個段落,大概是腦裡陸陸續續上演的劇情,當然之後不一定會用到,只是想著想著覺得好笑好玩而已。
###關於羅五的故事,其實我已經腦內想了很多版本了,但先前的都不太滿意,因為他這個排行中間的孩子,比我想像中難搞一點(我也是這樣的人),所以特別想好好寫他。
然後其實啊,羅家八個,我書名和主角名字都想好了,真是奇怪的先後順序,照理要先想好劇情是吧?腦子真是任性的器官。總而言之,我喜歡這些人,當然希望有朝一日把他們的故事寫完,如果有機會的話啦。

One thought on “午夜電話

  1. 一生何求。 – 艾莉正在爬格子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