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五分鐘

“In the future, everyone will be world-famous for 15 minutes."

──Andy Warhol

安迪沃荷有句名言:在未來,每人都可成名十五分鐘。

而他願意把這種機會讓給別人。

  

他曾不希望自己姓羅,但既然無從選擇,他希望在避不掉的場合,他的存在感越低越好。

繼續閱讀

關於《信儀之家》

IMG_20171217_111424.jpg

最近為了書寫得補回/確認一些資訊/資料而翻看《信儀之家》,是的,連自己寫過甚麼東西都會忘掉……囧>

關於書中珈儀的前男友,從頭到尾都沒有名字,那是故意不想取名的,或許大家能明白原因?

另外,身為《冰與火之歌/權力的遊戲》劇迷,被羅六戲稱可以當作家訓的「有仇必報」,其實我本來寫的是「有債必償」,但是編輯修改了,想是為了比較容易理解的關係吧^^b

還有,有錯要勘誤一下。
P225,羅五羅六雙胞胎在拉低賽,那句「所以搞不好現在你的小姪女已經比你有錢了。」這句吐槽羅六的話,應該是羅五羅善治說的,不是善信喔。

有時腦袋比筆快,下筆時腦袋已經轉到下個對白了,就是會有這樣奇怪的錯誤啊…Orz

《朋朋》二三事

即將出版的《朋朋》,幾則有關的:

1.  女主角是《信儀之家》裡出現的學姐王朋朋。《信儀之家》的試閱最後那一節有她,可以搭配這故事一起閱讀。

《信儀之家》  試閱:http://www.wondersun666.com/preview/4353

朋朋  試閱:http://www.wondersun666.com/preview/4432

2. 女主角是街貓協會執行長,所以故事裡很多貓。

3. 故事取名《朋朋》,是女主角名字直接拿來用,這有點學日劇主役的概念。日劇的主役是唯一主角,當然還會有第一男主角搭配,但主役是最重點。朋朋也代表兩種朋友,不只人類朋友,還有動物朋友。

4. 這個故事,我是聽著日劇《愛情白皮書》『あすなろ白書』的主題曲True Love及原聲帶的情境下完成,建議閱讀時可以搭配。

5. 當然,因為4,這個故事的調性,恐怕就沒有前面四維羅家那麼歡樂了。

目前想到是這樣。

另,書裡兩隻主角貓,都是我很希望養,但是還沒有機會養的貓咪毛色種類(玳瑁和燕尾服賓士貓),所以稍稍偏心地在書裡養了起來。
我偶爾會用Tuxedo cats當關鍵字到Pinterest去看燕尾服賓士貓的照片。《朋朋》裡面的野粄,就是這樣的貓。

作品與音樂。

最近寫稿狀況有點差,靜不下來是主要原因。

因為卡稿,又把男主角人設拿出來細看,有這個愛音樂會拉小提琴的傢伙,我居然沒有拉出一首主題曲給這個故事,難怪會卡稿啊XD

找資料的過程中,搜尋到November Rain這首歌的小提琴版本,整個人聽到渾身雞皮疙瘩。這首槍與玫瑰的名曲,原曲我沒太大的感覺,但小提琴版超棒,小提琴樂音悠揚甚至拔高,更顯意境。

總而言之,寫故事還是需要主題曲的,這邊整理一下。

《我的窈窕淑女》
主題曲是 Alizee 的 Moi Lolita

《蜚短情長》
試閱:http://www.wondersun666.com/preview/4344
這個故事沒有主題曲喔XD 是一邊聽著古典樂寫的。

《信儀之家》
試閱:http://www.wondersun666.com/preview/4353
主題曲是Maroon 5的 Lost Star,但大多時候也是聽古典樂。

《綺能如此》
試閱:http://www.wondersun666.com/preview/4401
主題曲是Celine dion 的If that’s what it takes,法語版的也很棒pour que tu m’aimes encore。
有時候也會聽一些法語香頌。

《朋朋》
試閱:http://www.wondersun666.com/preview/4432

十二月會出版的這本《朋朋》,女主角在《信儀之家》出現過。
這個故事的全篇,從頭到尾,都是聽日劇《愛情白皮書》『あすなろ白書』的主題曲True Love及原聲帶的情境下完成。

《一生所求》
試閱:連結。
不好意思取名《一生何求》,且那首歌也太悲調了,寫稿時聆聽古典樂為主,而部份段落會聆聽、貫穿這個故事的兩首歌,分別是梁靜茹的《愛久見人心》以及西班牙語探戈歌曲Por una Cabeza.

《方寸之戰》
試閱:連結。
主題曲就是November Rain小提琴版本。

《心動先決》
撰寫中。主題曲是米津玄師的Lemon。

瀧澤秀明。

瀧澤秀明。可愛。

23641-hideakitakizawa-lb0w.jpg

其實我沒有迷過他><

但是我曾經在一個非常偶然的機會,就這樣跟他面對面,間隔大概50公分(很近的,可以拿尺量量看),然後那時的空間裡只有我跟他!!!!

我當時根本傻住,對上眼之後,他對我揚起一個笑容,非常陽光燦爛可愛,那是完全沒有性魅力,只有讓人覺得心情無敵好世界無敵美麗的感覺。

所以我也傻傻地回了一個笑。這個記憶我留存在腦海的寶庫裡,三不五時想起來就會泛起微笑。

這就是我寫《信儀之家》時,設定羅善信模樣的由來。

世界上比瀧澤秀明帥的很多,所以平面上螢幕裡那樣的帥氣比一比,會覺得瀧澤秀明不那麼稀奇,所以也未曾真正著迷過,但是親眼面對面接觸到那樣的笑容,我才明白什麼叫做療癒。真的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