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心動先決》第一章

心靈的祕密

  上午十一點過一刻鐘,袁遠的手機震動個不停,但她暫時沒有多餘的手可以理會。

  揮開眼前來亂的榕鬚,縮身在榕樹的茂密枝葉裡,她左點右踏,移步枝椏間,持續朝左上方攀升,直到枝幹搖曳的幅度變大,她停下動作,靠往主幹,看往更上方的那根側枝。

  那側枝與其他枝葉交錯的密密麻麻間,一台空拍機卡在裡面。

  搆不著撈不到,下方那個男人說,這台很貴、很貴的,一台要六萬多,麻煩袁小姐小心點。

  放下遮陽的手,看到一隻螞蟻在她手背上轉啊繞地,她將手靠往最近的一片葉,沒幾秒,螞蟻覓得出路,很快離開她的視線。

  手機的震動才稍停又捲土重來,她用袖子抹掉額間的汗,拉開褲袋拉鍊,掏出手機。

繼續閱讀

綠色世界

從一月連綿不絕到二月的雨,北台灣一堆人喊發霉了發霉了,三月暖陽烘得人都笑了,當然開心的還有綠色世界吧我想。

今天,我攀爬上樹,差點不想下來。

承前文,我家旁邊那座山,那幾乎是綠色的呼喚,在植樹節後一天,我又九點上山,感謝走出家門到登山口只要三分鐘,我真真切切對自己住在山上感到滿足與幸福。

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