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生所求_5

5

  嫉妒和厭恨這樣的情緒,如果可以量化,那度量詞應該是以時間來計算,自開始之初,那刻印在腦海裡的記憶,經由不斷重複播放,成為每分每日每月每年,心靈中黑暗的怪物,無時不刻正增強,始終不消散,成為一種必要的存在。

  他很討厭羅家人。

  不論是羅台生在飯桌上那永遠挑剔的嘴、視他人為依附存在的傲然神色,抑或是其自家宴席裡那逢迎巴結高官的諂媚笑臉。

  父親是廚師,因單親照養,總把他帶在身邊,他的童年都在羅家後院度過。

繼續閱讀

一生所求_4

4

  閱讀空氣?

  以為他不會?

  從小就有個視他為笨蛋的伴讀于斐然在身邊,他怎可能看不出別人對他的看法?

  更甚者,自從羅二進入四維,開始影響他的接班地位後,他收到的質疑眼光難道還有少?

  他的父親,除了他們羅家本家四兄弟,外面還有四個女人,各自為父親生兒育女。而其中一個女人生的那個,羅二羅善淵,父親的第二個兒子,連他都不得不承認,是個比誰都有能力接班的狠角色。

繼續閱讀

一生所求_3

3

  在羅善地國小三年級開學前的某一天,馬麻把他喚到身邊,一邊把他玩樂高的手擦拭乾淨,一邊對他說:

  「善地,今天下午,張叔會載你到爺爺家,之後你就要住在那邊,爺爺奶奶會照顧你。當然,放假的時候,你可以回家來看我們。」

  「我自己一個人嗎?」

  「嗯。」馬麻點點頭。

  羅善地心想,馬麻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好好地找他說話了。

  弟弟們出生以後,馬麻就只顧弟弟們,而且馬麻也變得好愛哭哦,他已經有點忘記馬麻什麼時候開始愛哭了,他只記得,以前爸拔馬麻很疼他的。

繼續閱讀

一生所求_2

2

  突然冒出的轟隆轟隆聲響讓羅善地驚醒,他翻身改為仰躺,看到甚為陌生的天花板,眨眨眼,才想起自己昨晚睡在客房。

  他低頭看著起皺的襯衫、鼻腔滿是酒味,這時才察覺自己的頭隱隱作痛。

  如廁、洗把臉後,他走出房,才踏出一步,就聽到一聲驚呼。

  「嚇我一跳──」家事員張嫂切掉吸塵器電源,拍著胸膛說著。「不好意思,羅先生!我不知道您在家。」

  「沒事的。」他微微一笑,逕自走到廚房喝水。

  「羅先生,要不要用早餐?我看羅太太不在家,還是您要等她回來一起用中餐?」

  接連兩個問題而其中一個他沒有答案,瞬間他胃口全失。

  「都不用了,張嫂妳忙妳的吧。」他勉強笑著。

  「好的。」張嫂回應的同時投來打探的一眼。

  他走了兩步,又不自覺轉過身。「先前聽楷英說妳開刀,身體好多了嗎?」慣性像是制約,他問完的同時才發現自己居然這樣脫口而出。

  「現在好多了。謝謝羅先生。」

  看著對方回以親切的笑,他踏往主臥室,卻默默想著,他哪裡在乎張嫂的身體狀況?他慣性的社交行為是否往往都如此言不由衷?他是否真的在乎這些有的沒的?

繼續閱讀

一生所求。

那個……有點白爛的。我說;我乾脆拿你照片當封面來做電子書好了。我老公說,好啊。怎不用穿白西裝那張。我說:找不到XD (他是那種不笑非常帥號稱小阿部寬,但笑起來會扣分的那種。哈哈哈。)

既然實體書市不景氣(難道電子書就景氣嗎~.~)
來試試看好了,這裡放五章啦,有興趣看下去的再去買便宜的電子書吧XD 我預設大概120元啦(哈哈)。
PUBU連結。含下載版
readmoo已上架。(含下載版

對了,如果可以,我都會連帶上架「下載版」。上架「下載版」的原因很簡單,我不會預設任何商用網站可永遠存續,身為也是消費者的一員,如果哪天某個商業網站GG了,買過的電子文件/書籍也跟著GG了,會很麻煩的。當然盜版不盜版這種事,對小作者而言,影響小,而且無下載版也無法避免這問題啦。

原來弄電子書也滿好玩的。(美編好難,設計書封的人好厲害。)

(=>莫名覺得搞懂電子書怎麼做好像也變成必要了,pubu的版本用電腦看都粗體,這不是我上傳的版本吶>< ,用手機看都細明體……我個人超級偏愛紙本書,但小作者想到自費出版的印量,回到角落畫圈圈去……)

1.這是四維羅家的故事喔。書名有個一,當然就是羅一的故事。
2.之前有個小短篇"午夜電話“,可以配合閱讀。XD
3. WordPress不能選楷書,有點傷腦筋,有些段落我本來預設楷書的。
4. 太久沒玩後臺了,設了「一生所求」分類卻無法在首頁顯示,那就來個捷徑吧~.~ 「一生所求」小分類包。 (或者頁尾標籤也有啦。)

一生所求_1

1

謹詹於民國九十九年國曆六月十二日(星期六)(農曆五月初一)為長孫善地與陳富河先生劉婉玲女士長女楷英小姐舉行結婚典禮

敬備喜筵 恭請

闔第光臨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羅台生 鞠躬

  她略過後面的席設地點時間,將喜帖攏合,看著上頭那大大的雙喜字與金童玉女燙金,傳統又俗氣。

  不一會兒,她又攤開喜帖,再折攏,直式書寫的喜帖,卻是左翻,她面無表情的臉也不禁起了些許波動。

  應該要右翻才對吧?

  多年後才發現這種細節瑕疵,也未免晚得徹底。

  隨著她翻翻攏攏,喜帖常見的香味飄來,香味竟然長年不散,或許人工的東西就是能這麼持久。

  或許將比婚姻本身還持久。

  她把喜帖納回信封,濃郁的香味便被收斂了幾分。

  收在喜帖下方的是幾禎結婚日當天的攝影照片,俊帥十足的新郎官牽著她的手走出娘家門,高照的艷陽被隔絕在黑傘之外,她盯著照片中那把黑傘,憶起照片裡那些遠親們圍在一起低聲交談的模樣。

  她記得那些竊竊私語。

  她記得。

繼續閱讀

朋朋

其實我最近在寫羅五,這傢伙嘛…….好久以來,我終於可以掌握他的內心了,算是可喜可賀?
但今天本來該乖乖寫作的,我就這麼隨手一抽,拿起架上的《朋朋》開始翻閱,然後就這樣看了一下午……(默……我對不起羅善治先生。)

未命名.png

《朋朋》是我寫的最用力的一本作品,寫的時候常常是哭著的,今天看的時候也哭了很多次,持續哽咽落淚,它也是我目前寫過的、最貼近台灣在地、現在狀況、以及寫實的故事,我個人認為或許不太夠浪漫吧,甚至還想著,女主角是(真)寡婦這種身分,可能也不太討喜……男主角在年輕時也不太成熟……

繼續閱讀

關於《信儀之家》

IMG_20171217_111424.jpg

最近為了書寫得補回/確認一些資訊/資料而翻看《信儀之家》,是的,連自己寫過甚麼東西都會忘掉……囧>

關於書中珈儀的前男友,從頭到尾都沒有名字,那是故意不想取名的,或許大家能明白原因?

另外,身為《冰與火之歌/權力的遊戲》劇迷,被羅六戲稱可以當作家訓的「有仇必報」,其實我本來寫的是「有債必償」,但是編輯修改了,想是為了比較容易理解的關係吧^^b

還有,有錯要勘誤一下。
P225,羅五羅六雙胞胎在拉低賽,那句「所以搞不好現在你的小姪女已經比你有錢了。」這句吐槽羅六的話,應該是羅五羅善治說的,不是善信喔。

有時腦袋比筆快,下筆時腦袋已經轉到下個對白了,就是會有這樣奇怪的錯誤啊…Or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