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生所求_3

3

  在羅善地國小三年級開學前的某一天,馬麻把他喚到身邊,一邊把他玩樂高的手擦拭乾淨,一邊對他說:

  「善地,今天下午,張叔會載你到爺爺家,之後你就要住在那邊,爺爺奶奶會照顧你。當然,放假的時候,你可以回家來看我們。」

  「我自己一個人嗎?」

  「嗯。」馬麻點點頭。

  羅善地心想,馬麻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好好地找他說話了。

  弟弟們出生以後,馬麻就只顧弟弟們,而且馬麻也變得好愛哭哦,他已經有點忘記馬麻什麼時候開始愛哭了,他只記得,以前爸拔馬麻很疼他的。

  弟弟們都還小,雖然有好姨幫忙照顧,但他有三個弟弟呢。

  二弟善信不太愛吃東西,常常吃不下、要吃很久、又很愛吐,雖然最近好像有開始好一點了;雙胞胎弟弟善治和善能則非常頑皮,常兩個人一起搗蛋,特別是最小的弟弟善能,甚至有時候會跑不見讓好姨和馬麻找半天。他想,馬麻很傷腦筋吧。

  反正他已經常常自己一個人了,應該沒關係的。

  於是他點點頭。「好吧。」

  「善地乖。」馬麻撫順他的髮。「記得馬麻說過『善地』是什麼意思嗎?」

  他記得!

  他帶著得意且自信滿滿回著:「心地善良,所以有我在的地方,就是和樂融融、善意十足的寶地。」

  馬麻露出微笑,拍拍他的頭。

  羅善地對即將長住爺爺家這件事,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,因為印象中爺爺很兇、奶奶不愛講話,但是馬麻幾乎天天哭,他和弟弟們總是不太敢吵媽媽,他也常常自己一個人,或許在爺爺家應該可以比較開心吧。

  爺爺家在比較鄉下的地方,房子大大的,看起來很氣派,他抵達的時候,爺爺奶奶都坐在客廳裡,爺爺看起來還是很嚴肅,奶奶則看起來很開心,還對著他笑。

  「奶奶──」一進門,他便禮貌喊著。「也爺──」

  哼!他爺爺悶哼了一聲。「男孩子講話不要撒嬌。」

  羅善地愣住,眨了眨眼,又看向奶奶。奶奶只是坐直身子,臉上的表情都消失了。

  「你以後是要接班的,哪能像個女娃娃!」爺爺又說。

  「我不是女娃娃。我是男孩!」

  「幸好我堅持要來教你,否則搞不好讓你媽教成一隻小綿羊。」

  「我不是小綿羊。」

  「很好!要當我們羅家的接班人,像個軟綿綿的女娃娃怎麼行!」

  「也──爺爺,就說我不是小綿羊啊!」

  「很好!你是長孫,是你那些弟弟們的大哥,以後也要接你爸爸的位置。乖乖聽爺爺的話,要變成弟弟們的榜樣,要好好學習當四維的接班人,不能愛撒嬌、軟軟弱弱。」

  小善地似懂非懂,但覺得爺爺的話很有道理,於是點點頭。

  羅善地的爺爺羅台生,早期是個大地主,因經濟起飛,坐擁價值高漲的市中心土地而成暴發戶,他野心強大,順勢搭乘國際貿易發展的列車,收購海運公司成立四維海運,後來更一舉進軍航空業成立四維航空。

  他苦心栽培的獨子現在已近乎可以獨當一面,但他對媳婦不太滿意。

  他的媳婦整天哭哭啼啼,他很擔心他的孫子們,在這樣的教養環境下,將來哪有人可以接班?

  他的媳婦出身望族,當初雖然滿心奢望可以攀上關係,但從來沒抱任何希望,卻也料想不到這樁婚事居然成了,讓他們羅家一舉打進更內層的政商圈,為他的事業助益不小。

  也因為不太想跟親家打壞關係,他才會花費許多功夫,多次詢問,表示要「幫忙照顧長孫」,兩年後終於將長孫的教養權搶了過來。

  他媳婦選的私立學校很好,但他金孫的功課只有中上,他真不曉得媳婦是怎麼教孩子的。

  「你乖乖聽爺爺的,好好讀書,好好學接班,做得好的話,爺爺會獎勵你。」他伸出手,金孫果然乖乖來牽,很好。

  「那可以買樂高嗎?」羅善地發現他把積木留在家裡了,忘記帶來。

  哼!「買什麼玩具!你好好聽話,爺爺買小馬給你。」

  「小、小──馬?真的嗎?!」

  「爺爺當然說話算話,做大事擔重責的人,要看大的東西,視野要大!」

  為了金孫的接班教育,羅台生特別找了一個留洋的MBA當羅善地的課輔教師,更安排了一個伴讀給他。

  「善地,這位是于斐然,是我故人的孫子,也會住在這裡,陪你一起讀書,你不可以輸給他。」

  羅善地學什麼,于斐然也跟著課輔老師學什麼,一樣的教學,于斐然每一項都很快就學會、很快教作業,甚至常常都一百分。

  羅善地覺得倍感挫折,常常肚子餓得呱呱叫,但仍留在讀書間繼續寫習題。

  爺爺說,如果沒考一百分,或是成績低於于斐然,那就要練習到追上于斐然為止,達到目標才能吃飯,而他從早餐後到現在都還沒吃,都已經是晚餐時間了。

  他摔下筆,走到窗前,看著外面後院的一片黑,他寫得手很痠,頭腦脹脹的,心情不好。

  後院廊下有個小男孩坐在矮凳上,就著微弱的燈光玩積木,他記得好像是廚師的兒子,常常看到小男孩在幫忙挑菜。

  「羅小少爺,該回來寫題了。」課輔老師坐在一邊的沙發椅上晃著腿,翻著雜誌,連頭都沒抬,涼涼地說著。

  「你很想趕快回家吧?」他問。

  「我沒差喲,我算鐘點的,你寫越久我賺越多錢呢。」手指翻頁,還是連頭都不抬。

  羅善地覺得這個課輔老師人前人後兩個樣,在爺爺和于斐然面前,都是兢兢業業的好老師,但只剩他一個人時,就會一副痞子樣。

  「難道你肚子不餓嗎?」

  「羅小少爺,你難道不知道,我餓個一餐,可以賺到好幾餐的錢,是非常划算的嗎?」老師仍在翻看雜誌,但晃著的腿停了,語氣裡有笑意。

  羅善地想了想。「可是這樣不對啊。」

  「怎麼不對?」

  「如果我一直學不會,你就算賺再多的錢,也是跟我一樣餓肚子,你應該要更認真地想辦法把我教好,讓我們可以很快吃飯才對吧。」

  「什麼意思啊?」老師掏掏耳朵。

  「就、就──是,如果你可以想更多辦法把我教好、快一點教好,應該要可以賺更多錢才對。」

  老師終於抬眼看他。「總算。小少爺要去跟你爺爺說嗎?請他改變考核我的方式。」

  小羅善地才八歲,哪會聽得懂對方在說什麼,但想到爺爺嚴肅的臉,不說話時總看起來像生氣,眼睛瞪得比牛鈴大,心裡有股恐懼。

  他看著老師滿頭白髮,蒼白的面容,思考了一下,又說:「老師你缺錢嗎?」

  「錢自然是缺的。」

  「那、那──你去吃飯吧,我自己寫習題,我會跟爺爺說是我自己的關係,不能讓老師陪著我餓肚子。」

  白髮老師挑高了眉頭,點頭,吊兒郎當的站起。「那就如小少爺所願。」

  老師離開後,小羅善地回座繼續練習,把超前於學校進度的數學公式努力死背,再繼續寫了又寫,滿滿兩張新習題總算寫完時,他早就餓過頭了。

  他離開讀書間,行經書房,聽到爺爺和白髮老師正在講話的聲音,他腳步一頓,便駐足不前,留在門邊。

  「令孫資質不錯,但是有個問題。事實上是兩個。」白髮老師聲音一點都不痞了,頗為必恭必敬。

  「是什麼?」爺爺的問句有點不悅。

  「個性太過善良、且有點怯弱。」

  「果然被教養成隻小綿羊了。」爺爺哼了一聲。「你就盯好他的課業,他的個性我自有辦法。」

  小羅善地並不想當小綿羊,但開始怕起爺爺來。

  他開始勤於學習,也慢慢改掉爺爺不喜歡的撒嬌方式,但他常常會望著窗外的風景,看著矮牆上散步而過的貓咪,征征地仰望樹上的麻雀、天上翱揚的猛禽、抑或是俯看後院那個玩積木、幫忙挑菜的小男孩。

  有顯著的進步之後,爺爺真的送給他一匹小馬,爺爺帶他到馬場,他開心地騎著馬,心裡想著,雖然爺爺很嚴肅,但也是很疼愛他的。

  隨著他課業表現穩定且優異,除了越來越多的昂貴禮物,爺爺也會帶著奶奶和他一起參加餐宴。

  他喜歡爺爺向其他大人們介紹他,爺爺口吻裡彷彿有很多驕傲,大人們都會稱讚他是俊小子、是人中龍鳳、未來一定大有可為。

  他爺爺本來嚴肅的臉,在參加餐宴時總會變得笑容可掬,對每個大人都談笑風生,又帶有一股強者的風範,讓他覺得十分羨慕。

  如果能變得很重要,讓大家都很尊敬他,爺爺也應該不會說他是小綿羊了。

  第一次參加宴席時,看到滿滿都是大人,只有他一個小朋友,他心裡十分緊張,他很害怕萬一大人們講話、問他問題,他聽不懂的話,該怎麼辦?

  「接班人就要有接班人的樣子!就算不會,也要裝得很會!」

  爺爺那時牽著他的手,感覺他手心裡的汗,目光炯炯地盯著他,這樣說著。

  「抬起胸膛來。」爺爺又叮囑他。

  他順應地抬起胸膛,跟在一旁向大人們打招呼,發現如果有他聽不懂的問題,爺爺都會幫他回答,他想著,原來他只要好好當爺爺想要他當的孫子就行,裝得像就會獲得很多讚美。

  席間,他聽到爺爺低聲和臨座討論生意機會,爺爺跟那人說,想要賺錢,就要比你笨的人合作,反正傻瓜保有這麼多錢是不道德的。之後小善地看著爺爺跟那個被稱為傻瓜的人稱兄道弟地談笑,心裡有點不太舒服。

  他藉口如廁向大人們欠身離開,看到奶奶站在一角,奶奶好像不太喜歡出席宴會,奶奶的衣服不像媽媽那樣穿得好看,顏色總是太過鮮豔,但奶奶還是很漂亮的。

  他拉拉奶奶的手,發現奶奶手心也濕濕的,原來奶奶也會緊張啊。

  「奶奶,妳今天很漂亮喲!」他由衷說著,對奶奶一笑。

  奶奶終於露出笑容。這讓小善地覺得,稱讚真是一種好東西,很簡單的就可以讓人開心。

  偶爾假日時,小善地會回到父母家,但他不想告訴父母,他花很多時間在課業與學習上,因為他覺得那可能會讓父母覺得他很笨,於是他總只是炫耀著爺爺給他的小馬、或者是帶他搭直昇機的那些新奇、特別的禮物,他心想,弟弟們一定很羨慕他,儘管弟弟們表現得興趣缺缺──因為二弟往往只吵著媽媽一起看卡通讀故事書、那對雙胞胎弟弟則常常只顧著一起打電動……他猜是因為弟弟們年紀還小,不懂那些禮物是很稀奇的。

  有天晚上,他在讀書間預習,門開了,于斐然咬著蘋果走了進來,大辣辣地拉了把椅子到他身旁,轉過椅背跨坐著,瞥了他桌上的自習一眼。

  「我就說嘛,怎麼小少爺都不用餓肚子了,原來是半夜還在看書。」邊說邊咬著,嚼嚼聲不絕於耳。

  羅善地不自覺地直起了身子,看了對方一眼。

  幾年來的相處,羅善地早知道這個于斐然和白髮老師很像,私底下都是另一副面貌,根本不是表面上那種乖巧的資優生,這讓他覺得每個人都在假裝。

  在人前假裝成另一個人。

  于斐然天資聰穎,總讓羅善地倍受壓力,這個伴讀彷彿是個難以跨越的標竿,而且這個伴讀總是以「羅善地是個笨蛋」的樣子瞧他。

  「勤能補拙不也是一種方法嗎?」羅善地說,而後逕自繼續看書。

  噗哧笑聲爆出,甚至一小塊蘋果渣落到他的書頁,羅善地惱怒的看了對方一眼。

  「小少爺,你真是個笨蛋呢。」于斐然說著,看到自己的傑作,伸指捻起那塊渣,放入口中吃掉。

  羅善地差點想做出噁心的表情,但仍是忍住了。

  「你爺爺,說我是故人之子,」于斐然又嗤笑了一聲。「其實是我阿公把那間海運賭光敗掉了──不用同情我,不是敗給你爺爺,總是會敗光的。」

  想起爺爺的笨蛋不該有錢的論點,他想,愛賭也是一種愚笨。

  他沒多說什麼,幾年來的練習,他發現有時候只要擺出正確的神色,就有一定的氣勢,別人不知道他在想什麼。

  爺爺說,有時候不動聲色就是一種姿態。

  於是他將目光擺回自習,看著那坨汙漬,忍住不抽動嘴角,盡快速讀翻頁。

  嚼嚼、嚼嚼。噪音。

  他是否應該要像爺爺一樣,擺出冷冷的嚴肅面孔?

  他睨向對方。

  于斐然繼續嚼食,把蘋果啃得露出果核。「你為什麼老護著劉聿明?」

  「他很聰明。」他回,再次把視線放回應該早就預習完畢的段落。

  劉聿明就是那個廚師的孩子,和羅善地與于斐然同年。

  幾年前的某一天,白髮老師突然說要遊戲中學習,拿出大富翁似的道具,他看著幫忙送點心來的劉聿明,便提議,也讓他加入吧。老師聳聳肩沒有反對,他們三個男孩子便圍著方桌坐下。

  老師站在桌子的一邊,拿出道具,大紙盒內,他一一取出玩家、骰子、紙鈔、建物、機會命運卡。

  「這是大富翁,三位小紳士是玩家,我是中立的引導員,現在就開始吧。」

  男孩子們猜拳,開始玩起再熟悉不過的遊戲,他發現大家都一樣喜歡買地,每個玩過遊戲的人都知道買地很重要。

  當他走到自己擁有的空地時,老師問他要不要蓋建物呢?蓋房子、還是飯店、公園?

  「當然要蓋飯店啊!」他們羅家就有飯店,爺爺說蓋飯店可以賺錢。

  「那麼,羅小少爺,除了蓋飯店一千元的建物成本,還需要勞力,蓋建物要五個勞工,他們的薪資是台灣勞工每位一百元,外籍勞工每位三十元,請問你要選哪種勞工?」老師又問。

  心算了一下、想了想。「外籍勞工。」

  「喔對了,外籍勞工的管理需要請翻譯、還要另外安排宿舍,翻譯員要一百元,宿舍購置成本三百元。」

  他那時差點想喊麻煩死了,但忍住氣,又心算了一下。「我要改用台灣勞工。」

  「好的。請付錢。」老師微笑說著。

  他遞出自己身前的幾張紙鈔,老師拿到手上後,仔細檢視,微微一笑,而後揚起五百元。「羅小少爺,不好意思,這張是假鈔。請付真鈔。」

  聞言,他瞪眼,接過一看,又比對其他的,發現這張真的是彩色影印版本,背面沒有印刷。

  「哪有這樣的!這是他剛才給我的過路費!假鈔是他給我的!」他指著劉聿明,忍不住抗議了起來,畢竟還是小孩子,孩子心性哪受得了這種詭詐。

  老師看著低下頭的劉聿明,又看看兀自檢查紙鈔中的于斐然,只笑。「可是鈔票不計名唷,你收錢時沒有檢查就收下了,你願意收假鈔,不代表我願意啊。」

  他噘著嘴,只好又拿出一張五百,同時也檢查了手邊的紙鈔,發現剩下的再也沒有假鈔。

  換劉聿明擲骰,同樣走到自己的所有地。劉聿明等老師說完一樣的問題後,也是選了要蓋飯店,但在選擇勞工時,舉手,問:「老師,宿舍是只能用一次嗎?」

  「好問題,宿舍可以重複使用。」老師回答。

  「那我選外籍勞工。」

  看著老師把貨櫃屋般的宿舍道具給了劉聿明,劉聿明先把貨櫃屋放在建地,換上蓋好的飯店後,又把貨櫃屋移至隔鄰所有地暫放,小善地眨了眨眼。

  「你好聰明。」他不禁對這個穿著普通的小男孩說。

  此遊戲的變化還包括土地建物抵押借款、利率等,把三個小男孩整得七葷八素,遊戲玩了兩個小時仍未分出勝負,於是老師喊暫停隔日再續。

  「好玩嗎?」其他人退出房間後,老師問他。

  「老師是故意做很多陷阱吧。」

  「要注意太多訊息,對嗎?」

  「嗯。」

  「很煩吧?」老師又出現那種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
  「……。」

  「你希望像劉聿明、于斐然一樣聰明嗎?」

  他想了想。「當然。」劉聿明甚至比于斐然聰明。

  「或者,你希望有劉聿明和于斐然這麼聰明的人,都來幫忙你,為你處理這些陷阱和麻煩呢?」

  他側頭,看著老師。老師沒什麼皺紋,卻有股滄桑,有時很像痞子,有時候又精明無比。

  老師在他身前蹲下,與他平視。「羅小少爺,你知道你的名字是什麼意思嗎?」

  咦?他微笑了起來。「我媽媽說,是心地善良,所以有我在的地方,就是和樂融融、善意十足的寶地。」

  老師挑了挑眉。「那你父親怎麼說?」

  「爸爸說是居善地,安心處於應處於的地位。」他把這段話背得很熟。

  老師悶哼了一聲。「或許你有天會明白你名字的意思。」

  羅善地想起老師講的話,他真的不太明白,一直都不明白。

  而之後,老師引薦、他覆議,劉聿明也開始成為他的伴讀。

  當時,爺爺曾問他意見,他說,劉聿明很聰明,可以讓他知曉更多競爭對手的等級與能耐、更努力學習。

  「那小子不敢看我的眼睛,不是能做大事的人。」爺爺哼了一聲。「不過讓你開始練習看人、懂得使喚人也不錯。有些拉雜瑣碎的、不入流的事情,總要有人幫你打下手。」

  不過劉聿明後來的表現,並沒有預期中的出色,在課業上仍是于斐然獨占鰲頭。

  所以回應于斐然的問題,「你為什麼這麼護著劉聿明?」

  他回答的是一套,但其實他知道,他希望有人也跟他一樣,也是平凡人,而劉聿明聰明又勤奮,但仍不及于斐然,讓他不至於覺得只有自己是笨蛋。

  「小少爺真是個笨蛋呢。」于斐然聽了他的回答,又嗤笑一聲,順手把蘋果核拋進垃圾桶,搓搓手,起身離開,連椅子都沒歸位。

  而後,羅善地的兩個伴讀,一路陪他求學、就職,成為他的特助,幫他打理各項事務。

  但一紙調任公文,原預定接班人發配邊疆,兩個特助卻被留任四維航空,含金湯匙出身的天之驕子霎時成為落水狗似的,不只遠離權力核心,連左右手都未忠心追隨,成為眾人所暗自嘲笑的對象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